強監管下城投非標融資模式選擇和操作空間分析

                                    2021-06-03

                                    文/許宏宇、朱多策

                                    摘要:本文在強監管的背景下討論城投公司非標融資模式,分別從非標融資的起源和界定、發展現狀及主要模式等方面進行闡述和分析,旨在為城投企業現階段開展非標融資提供決策參考。

                                    一、 引言

                                    非標融資作為標準化債權融資方式的補充,其優勢是顯而易見的。對于銀行、信托、基金等金融機構來說,一方面非標融資不受信貸規模限制,在利率市場化進程中可以滿足金融機構對追求更高收益的需求,另一方面其形式靈活,可以通過券商、基金子公司等資管通道方式將非標資產表外化,從而達到規避信貸規模管制、降低資本消耗的監管壓力等目的;對于城投企業來說,非標融資具有流程簡單、放款快、資金額度靈活、低評級企業不受限制等優勢。在《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銀發〔2018〕106號)(以下簡稱“《資管新規》”)出臺之前,非標融資對于缺乏金融支持的中小城投企業來說占據了重要地位。非標融資具有一定優勢的同時,其本身結構復雜、多層嵌套的特點也顯示出其融資成本高、流動性差、風險大的弊端,隨著《資管新規》等金融監管政策的頒布實施,城投公司進行非標融資的限制也越來越多,非標融資整體規?s減,非標逾期風險事件的發生和非標到期接續的難度加大也增加了城投公司再融資風險。由于2020年新冠疫情對經濟金融帶來的沖擊,監管部門審慎研究決定將原本定于2020年底到期的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至2021年底,伴隨著2021年的開啟,資管新規過渡期也開始進入一年“倒計時”。

                                    鑒于非標融資的特殊性和對城投公司的重要性以及日趨嚴格的監管政策,本文著重對城投公司歷來非標融資情況進行梳理,并對現階段非標融資環境和可行的非標融資模式進行分析,以為強監管下城投公司開展非標融資提供參考。

                                    二、 非標融資的起源與界定

                                    非標誕生于中央“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以后,2009年初,在央行與銀監會加強信貸結構調整促進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的政策指導下,各地紛紛了組建地方政府融資平臺,以吸引和激勵銀行對中央投資項目的信貸支持力度。但從2019年7月至2010年2月銀監會開始加強信貸監管,頒布實施了“三個辦法一個指引”,以規范固定資產貸款、項目融資、企業流動資金貸款和個人貸款,避免銀行信貸資產過度擴張而造成系統性金融風險。為保證政府投資項目持續和GDP高速增長的政績要求,避免項目前序投資資金鏈斷裂造成爛尾,而企業債、中期票據等融資工具對于大部分剛起步的融資平臺來說尚不具備條件,因此在傳統銀行信貸的基礎上,非標融資應運而生。

                                    非標的全稱為“非標準化債權資產”,既然稱之為“非標”,那必然寄生于“標”的存在。非標長期以來并未有明確定義,直至2013年《關于規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投資運作有關問題的通知》(銀監發〔2013〕8號文)頒布,非標的定義才得以確定,即“指未在銀行間市場及證券交易所市場交易的債權性資產,包括但不限于信貸資產、信托貸款、委托債權、承兌匯票、信用證、應收賬款、各類受(收)益權、帶回購條款的股權性融資等”,這里采用枚舉法基本涵蓋了常見的非標資產,同時該文件也提出了銀行理財產品投資非標的限額標準。2018年,《資管新規》則對“非標”與“標”之間作了更加嚴格的界定,指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之外的債權類資產均為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其中標準化債權類資產應同時符合以下條件:(1)等分化,可交易;(2)信息披露充分;(3)集中登記,獨立托管;(4)公允定價,流動性機制完善;(5)在銀行間市場、證券交易所市場等經國務院同意設立的交易市場交易。2020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局聯合制定的《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作為《資管新規》的配套實施細則延續了《資管新規》的定義,但排除了存款(包括大額存單)以及債券逆回購、同業拆借等形成的資產(即所謂的“非非標”),同時將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有限公司的理財直接融資工具,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有限公司的信貸資產流轉和收益權轉讓相關產品,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債權融資計劃,中證機構間報價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憑證,上海保險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債權投資計劃、資產支持計劃,以及其他未同時符合本規則第二條所列條件的為單一企業提供債權融資的各類金融產品認定為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

                                    三、 城投非標融資發展現狀分析

                                    (一) 非標市場現狀分析

                                    根據華泰證券關于全國1966個有債務余額的城投公司2019年財務報告分析結果,審慎統計至少有1637家城投公司發行過非標,占樣本總數比例為83.27%。在非標融資模式方面,2019年融資規模排名從大到小依次為融資租賃、信托貸款、債權融資計劃(不包括保險公司債權融資計劃)、國開農發基金、資管計劃(包括括保險公司債權融資計劃)。從區域省份來看,2019年非標融資規模排名前三的省份分別為江蘇、四川和浙江,華東地區主要非標融資模式為債權融資計劃和融資租賃,且在非標融資總規模中占比較低,說明該地區非標融資類型較為豐富;東北、西北地區以及西藏地區也均以融資租賃方式為主,但該模式占非標總額比重較高,非標融資模式較為單一;華北地區(北京、山西)和華中地區(河南、湖南)則主要偏向于信托貸款,由于信托融資規模受限,該區域內城投公司非標接續難度相對較大。

                                    從2018年非標強監管政策執行后,各類非標產品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尤其是委托貸款和信托貸款在資管新規過渡期間新增規模均為負值,存量增速嚴重下滑。其中,委托貸款自2018年1月《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銀監發〔2018〕2號)(以下簡稱“委貸新規”)發布后就開始出現斷崖式下跌,信托貸款也在資管新規出臺后持續萎縮。雖然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使市場有所好轉,但融資能力較強的區域則要求城投公司清退高成本非標融資,降低融資成本,而且金融市場強監管的趨勢短時間不會得到扭轉,信貸資產規模的下降導致城投非標到期接續的壓力加大,尤其對于非標占比較高的城投公司來說,其再融資風險和流動性壓力將進一步加大。

                                    (二) 非標違約情況分析

                                    2018年以來,在嚴監管政策導向下,城投公司非標違約風險大規模爆發,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至2020年新增非標違約城投公司分別為14家、38家和19家,2020年同比下降50%,可見嚴監管下城投開始更加注重風險防控,但從發生違約事件數量來看,2018年共發生23起,2020年已逾40起,漲幅近50%,可見同一平臺多只非標產品違約現象顯著。從地域來看,2019年和2020年非標違約事件主要集中在貴州、內蒙古、云南、河南和吉林等地,其中貴州省一直以來都是非標違約城投數量和事件最多的省份,而貴州遵義也成了非標違約“第一重災區”。從平臺行政級別來看,2019年發生違約事件的38家城投公司中,地級市平臺有21家,占比55%,縣級平臺有16家,占比42%,省級平臺有1家,占比3%。從違約非標產品類型來看,信托計劃和資管計劃占比較高。

                                    城投非標違約一方面反映出違約平臺多為尾部城投,受制于地方政府財力較弱,且公司營業收入多數來自于政府的應收賬款,企業資產流動性較弱,且非標違約在區域內存在傳導現象;另一方面反映出城投行業分化加劇,隨著城投債發行的加速,非標融資政策趨嚴,城投行業分化仍將進一步加劇。

                                    四、 城投主要非標融資模式特點和操作空間分析

                                    通過上述關于非標的界定并結合實踐,我們可以梳理出城投公司非標融資的主要模式包括信貸(包括銀行、信托計劃、券商/基金/保險資管計劃)、融資租賃、銀行理財直接融資工具、北金所債權融資計劃和“明股實債”等。下面將對幾種非標融資主要模式的特點和操作空間作簡要分析。

                                    1.  信貸模式

                                    信貸模式主要是銀行通過“銀-信”、“銀-證/基-信”等合作,利用信托計劃、券商/基金/保險資管計劃等非銀機構作為通道向城投公司放款,或者信托計劃、資管計劃直接向城投公司放款。在通道業務方面,自從資管新規及一系列配套細則發布后,非標資產池業務、期限錯配、兩層以上的嵌套等均被禁止,故通道模式下的非標業務逐漸萎縮;在信托計劃方面,信托貸款(即融資類信托)已達行業上限,幾乎無新業務開展的空間;在資管計劃方面,根據監管規定,基金管理公司私募資管計劃不能直接投資于非標,如需投資則需設立專門的子公司,而且券商/基金資管計劃融資存在非標投資占比、期限要求等多條監管條件約束,操作空間有限且較為復雜。

                                    2融資租賃

                                    融資租賃分為直接租賃和售后回租兩種模式,由于城投公司擁有大量的政府注入資產或由工程建設項目形成的固定資產,因此,城投公司非標融資租賃模式基本上都采用售后回租模式,該模式要求租賃物需是城投取得所有權的、能變現且產生現金流的非公益性資產,否則會構成重大違規舉債行為。在實踐中,非標售后回租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融資租賃公司作為資金方,直接與城投公司發生借貸關系,城投公司通過出售固定資產獲得融資租賃公司支付對價;而另一種更為常見的是融資租賃公司作為提供資質的通道,將其持有的應收賬款(租金)向銀行申請無追索權保理等融資,同時將租賃物所有權抵押給銀行,實際的項目篩選、風險評估、違約風險都由銀行承擔,但在資管新規頒布后,融資租賃公司的通道業務已受到抑制。

                                    3. 銀行理財直接融資工具

                                    銀行理財直接融資工具(以下簡稱“理財直融工具”)是指由商業銀行作為發起管理人設立、直接以單一企業客戶的債權融資為資金投向、在官方指定的登記托管結算機構統一托管、在合格的投資者之間公開交易、在中國理財網等官方指定渠道進行公開信息披露的標準化投資載體,可以看作是銀行理財去通道后的標準化的非標類融資模式,目前合格的投資者僅為理財產品。

                                    該模式雖然交易結構簡單,但是對融資企業的準入要求較為嚴格,以上海銀行發布的《銀行理財直融工具管理辦法》為例,原則上過剩產能行業的企業禁入、房地產行業企業(包括一二級土地開發,不包括保障房)禁入(融資企業當期涉房涉地營業收入低于30%的可以發行)、持有金融牌照的企業禁入,針對政府融資平臺,需結合銀監會政府融資平臺名單和企業財政性現金流占比認定政府融資平臺企業(名單內企業禁入,調出名單企業有條件準入),調出名單企業準入條件如:(1)符合我行平臺類企業準入標準;(2)確保本次融資不會新增政府債務;(3)企業資產規模不少于100億元;(4)AA及以下評級的區縣級平臺,本次融資預計到期日不晚于最后一期債券的到期日,縣級平臺須為“百強縣”所屬平臺;(5)有重要風險事件出現的區域暫停受理;(6)募集資金專項用于棚戶區改造和保障房建設的可不受上述條件限制,但需提供政府有權部門的批復文件作為佐證。除了上述行業準入外,上海銀行還要求融資人主體信用評級不低于AA+,且要求募集資金僅用于流動資金周轉并明確對應具體營業收入板塊,暫時不得用于借新還舊(針對這兩條要求,每家銀行規定不同)。

                                    綜上,對于城投公司而言,發行理財直融工具是目前較為適宜的非標融資模式,但對于城投公司自身資質要求較高。目前市場偏好投資金額在5億元以內,期限2年,發行利率為6.5-7.0%。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理財直融工具募集資金一般不得投向還款來源主要依靠財政性資金的非經營性項目建設、金融投資、土地一級開發和普通商品房建設。

                                    4. 北金所債權融資計劃

                                    北金所債權融資計劃(以下簡稱“債權融資計劃”)是由北金所推出的一種向具備相應風險識別和承擔能力的合格投資者,以非公開方式掛牌募集資金的債權性固定收益類產品,城投公司可通過發行北金所推出的債權性固收產品進行融資,主承銷商為銀行,北金所主要負責審查、備案、掛牌及監督。該模式既沒有發行主體信用評級的強制性要求,也不設置硬性財務指標,而且還具有發行流程簡單、期限靈活、資金用途多樣(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可用于項目建設、補充營運資金和償還借款等各種用途)等優點,因此,發行債權融資計劃對于城投公司而言是非常適宜的融資方式。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9月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做好金融資產類交易場所清理整頓和風險處置工作的通知》(清整辦函〔2020〕14號),從業務合作、投資者資質管理(不得向個人或個人投資產品銷售)、展業區域(不得省外開展業務)等方面限制了金交所非標產品的發行,因此城投公司采用此類融資模式時應規避相關風險。

                                    5. “明股實債”

                                    曾經紅極一時的“明股實債”模式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它是指金融機構以對城投公司增資、與城投公司成立合伙企業(基金)的方式增大城投公司權益資本,由于該模式下附有回購承諾和固定收益安排,名義上是股權投資,而實質上仍為債權投資。目前,相關部門和監管機構已出臺多項政策,明令禁止私募基金等“明股實債”行為,城投公司通過“明股實債”方式進行融資將面臨較大政策風險。

                                    五、 結語

                                    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進入倒計時,金融去通道化的監管趨勢已成必然,非標轉標或到期接續壓力加大,各地城投企業應在現有政策下積極探索創新融資模式,加強企業資本流動性管理和信用風險防控,提高信用評級,增強自身盈利和融資能力。

                                    本文為睿立方咨詢原創,轉載請聯系:marketing@cnricc.com。

                                    推荐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取消
                                  1. 首頁
                                  2. 電話
                                  3. 微信
                                  4. 留言
                                  5. 位置
                                  6. 免费一级无码婬片aa片